【黄韩】与剑

是你!!!!!!!爱你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

四洲:

·黄少天×韩文清


·两年多前的文了,当年给 @诶嘿呢w 太太的生贺。


【黄韩】与剑


01


韩文清再次踏进这片林子已是初冬。


初冬的雪并不厚,未打霜,松软的很,一脚就踏着了底。


埋在雪底的叶子被有力度的步子踩出沙沙的脆响,雪的沁凉味儿也绕在鼻尖。


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韩文清记得并不算太清楚,不算刻骨铭心,甚至回忆起还有点痛苦。那段日子并不长,真要韩文清说起来,寥寥数语,足矣道尽。


从最开始相...

【叶翔/翔叶】相关片段整理

孙翔的单箭头之路(不是)

越瞻亭:

写这对的时候半天没翻到cut,正好最近在三刷全职,于是整理了一下【。


不愧是从第一幕纠缠到最后一幕的两个男人x


【如有遗漏或撞车请提醒】



第一章 被驱逐的高手


“叶哥,不好意思啊,一来就占了你的位置。”会议桌左手边第一席——嘉世战队队长的专属座位,本该是属于叶秋的座位。孙翔大大咧咧地坐在上边说了这么一句,眼睛却连瞟都没瞟叶秋一眼,这已经不是漠视,而是一种无视了。他的目光,更多的倒是落在了和叶秋共同进门的苏沐橙身上。



孙翔感觉到了叶秋的不舍,傲然一笑说:“...

可爱到想骂人的程度....天啦可爱!

Tormentors:

【初次见面印象非常糟糕的两人】


羊习习:.....这家伙说啥???【懵逼

叶不修:一点也不可爱看起来脑子还缺根筋的后辈【嘉世药丸





千万一定要开脑洞

黄韩 ABO

黄少天×韩文清!

吃我安利!!

01

万万没想到,韩文清是个omega。

不小心发现了自家队长在服用omega用抑制剂的张·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·佳乐迅速整理好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,在看到韩文清的表情的时候识趣地闭上了嘴。

放心吧,队长,我什么都没看见。

02

韩文清是个omega。

千真万确。

这话别说往荣耀圈里放一放,就是搁十几年前,让还没有分化性别的韩文清自己听了,他的内心也是拒绝的。

韩文清根本从上到下里里外外都和omega沾不了半点边。除了奶子大。那是胸肌,打住。

拒绝归拒绝,韩文清从...

酣然入梦:

蔷薇色人生 La Vie En Rose

脚本 @濡れ鴉 

第一次和别人合作画故事~请多指教!


顺便祝贺es2周年快乐~不知不觉也大概玩了一年了!

友也活动五星好像也挺久没来了....> <

好想看演剧部全体部活.....!!!(许愿ing


最近有很多东西都想画,脑内过了好几个剧本,但是提起笔画的又感觉都不对!!!

热情最经不起的就是磨耗....这种低迷时期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啊,想撸新的故事!

T . T(说着打开虎穴看起bd7新本.....

可……可爱

567鹤:

跟 @没几年 讲动画,说孙翔待遇谜之好,还有新画的镜头我好害怕,对比叶修那个兼用卡镜头……

“叶修用不变的姿势、拍死了每次姿势都不一样的孙翔。”

【植丕】逐日

江东绪:

收录于丕植丕同人本《霁·鸟归林》


终于到了可以混更的时刻噗


再帮忙捞一下通贩链接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一)


钟先生的死讯传来时,曹植正烫着他今日最后一壶酒。听到这个消息,他下意识地抚了一下腰间的玉玦。


黄昏的霞光熏得一切都带上一点暖意,他因此觉得有些凉。芳菲四月,死亡仿佛一件不可想象的事。车声人声,牛马嘶鸣,他却觉得寂静。终于他灌下一杯酒,仿佛不情愿似地起身,出门去看天边的暮色。


又过去五六年了。


曹植第一次认识死亡是在六岁。曹丕随父亲征张绣狼狈而...

【翔叶】四次翔叶接吻三次完全失败

胃特hhh翔翔太可爱了!过分的可爱!!

puuuuu:

全职同人。CP是翔叶。时间架空,实在记不清荣耀的赛制时间线了。


去年三月动笔写的,拖了一年有余,终于把这个浅坑填上了。



  轮回宿舍里,孙翔把手机扔到一边,他接受了叶修的夜宵邀约,对着镜子换了三件T恤,都不太满意。


  叶修发来的消息很简短,只说了夜宵的地点。孙翔试外套的时候灵光一闪,心想难道这不是约会而是集体活动?他一边穿鞋一边想要是到地方发现还有其他人一起,他今天晚上就坚决不和叶修说半个字,以后叶修也不要想再随便一句话就把他约出来了……


  孙翔脑补了一通叶修悔不当初的样子...

【ES同人】辉夜(友涉)

友涉那么好……

濡れ鴉:

【ES同人】辉夜(友涉)



从舞台上方各个位置打出的灯光此刻完全地集中于正中央。彻底被光亮笼罩着的,身着华美厚重的戏服的少女,在高声地唱出戏词的同时,朝着空无一物的前方缓慢抬起了自己的双手。


“无情的月亮啊!”那是正值芳龄的少女才会有的银铃般清脆悦耳的声音,在此刻却是夹带了些许痛苦和不舍,令听众竟也悲伤了起来。但她也没能再说下去,断断续续的抽泣之声透过麦克风借由音响传遍了会场的每一个角落,配合着用横笛和三味线演奏的音乐,将最为无奈悲伤的情感传递到了在场每一个观众的心里。


不需要多余的台词,舍弃了复杂的表演动...

© 诶嘿呢w|Powered by LOFTER